/「用户中心」/「帮助」
江山新闻网>人文江山
邵华泽为《游江郎山记》赠墨立碑的前前后后

来源:江山传媒集团    作者:汪东林     时间:2020-07-31 08:59:52    「我要投稿」

  前不久我曾发表《赵朴初墨宝在衢州》一文,在我的中老年时代,出于对家乡深情的爱,曾经凭自己的人脉和人缘,为家乡求得若干名家墨宝,并不限于赵朴初一人。诸如当代著名书法大家邵华泽、沈鹏等都应我之求,为家乡江山留下墨宝。20余年前,我的母校江山中学举办60周年校庆时,力邀我回江山。我心虽所系,但正遇重要之事脱不开身,无奈只得写封致歉信给母校,总觉得这还不够对母校尽到校友之心,于是主动请老朋友沈鹏先生,求得《致江山中学: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两百年》这幅字,至今仍悬挂在母校校史馆大厅里。10多年前,时任江山中学校长的王水到我北京家中,提出母校新拓建江山外国语学校,恳请我请北京书法大家写个校牌,而且最好能写好这次就带回江山。鉴于对母校的深情,我当场给邵华泽同志打电话恳求帮忙,不料他一口答应说,让你母校校长现在就来一趟我家,写好就拿走。我和王水一听,都高兴得跳起来。于是王水立即赶往邵华泽家中,当天就如愿以偿了!

  写到这里,乡亲们心里会打个问号,如邵华泽、沈鹏这样在全国有大名望的人物,何以同我这个相比之下知名度差许多的人有这样深的交情呢?论年龄,邵华泽同志比我大4岁,今年88岁高龄;沈鹏先生比我大6岁,今年已虚岁90了,他们都是我的老大哥。论职务,邵华泽同志至今仍是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名誉主席,曾任人民日报社社长、总编辑,还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中将。他不但是著名书法家,还是著名的摄影家,更是资深的理论家。而沈鹏先生是当代中国顶尖的书法家之一,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多年,又曾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相比之下,无论是年龄,还是职务、成就,我都是小弟弟一个。然而乡亲们有所不知,我同两位老大哥的交往和情谊,是在同为全国政协新闻出版界的全国政协委员期间,建立起来的。我曾有幸在新闻出版界当过两届(10年)全国政协委员。这个界别在大会期间就是一个小组,共30多人,新闻界人士约占三分之二,出版界人士占三分之一,首都新闻出版界约占二分之一强。前面一届组长是吴冷西,副组长是李彦、刘杲。后面一届组长是邵华泽,副组长是郑梦熊、沈鹏。在全组的30多名成员中,只有我一个人是在全国政协机关“土生土长”的,时任机关报《人民政协报》副总编辑和高级记者。在这之前我已在政协机关其他部门工作了30年,且已出版了几本有影响的书,因此在大会期间,我还先后兼任大会简报组副组长和大会新闻组副组长,再加上大会期间的小组秘书都是从中央各部门调来的,他们不熟悉政协的情况,尤其不熟悉大会期间上下左右如何沟通的情况,能完成大会期间小组内的各类任务就不错了。于是我就自然而然成为组长们的义务信息员和通讯员,本人又乐于跑腿和打电话,工作效率不错。久而久之,我同组长们(包括部分组员)的关系就加深了一层。使我更感到欣慰的是,邵、郑、沈三位组长都对我出版的记述老一辈知名爱国民主人士的几本传记作品,表示欣赏,甚至会在百忙中给我写信鼓励。这就是我同比我年长好几岁的邵华泽、郑梦熊、沈鹏结交成朋友的简情,更何况他们同我都是在江南长大的大同乡、小同乡呢!

  2011年,由我主编的《江山儒商王寿昌》一书正式出版。在我给有关领导和江山老乡寄出样书后,很快收到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陈锦华、孙家正,时任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邵华泽(人民日报)、郑梦熊(人民日报)、何平(新华社)、沈鹏(人民美术出版社),时任浙江各级党委和政府负责人毛光烈、徐宇宁、孙建国、傅根友、陈锦标等同志的复信,一致对民国时期的江山儒商王寿昌以诚信经商、爱国爱民爱乡的精神,给予肯定和表彰,当时的《衢州日报》为此以两个专版进行报道。王寿昌不仅是一个有诚信、口碑好的爱国商人,而且还是一位精研儒学的文化人。1935年,他的诗作《游江郎山记》,在当时居全国各大报发行量之最的《申报》上发表,竟引来了京沪杭的游客坐火车到江山游览江郎山。这也是江山人写作最早在全国大报上发表的、描述江郎山奇峰异石景观的有影响的诗作之一。经中共江山市委宣传部批准,由王寿昌后人王建新出资,恭请全国著名书法家书写,将王寿昌《游江郎山记》一诗,在江郎山景区立碑。于是,恳请全国著名书法家书写《游江郎山记》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接受这个任务,是2019年4月初。左思右想,要在世界自然遗产、5A级景区的江郎山写字立碑,书法上乘固然重要,但书写者名望有全国性的影响则更为重要。我首先想到了邵华泽同志,但因我退休后曾久居美国,至少同邵老有10来年未见过面。我知道他年高但仍常写字,不时还能参加一些活动。而且他居家军队大院,也没有搬家,距离我家比较近。我先写封信由总政治部办公厅转交,说我从美国回来已近两年,孙子辈成人了,今后我和老伴都不去美国了。很想去看望他,聊聊天。不到一星期,他的秘书就打电话给我,说邵老也想见见我,明天上午9点来,派车来接我。我即说坐公交只有4站地,9点前你在大门口等我,领我进去就行。次日见面后,两人都颇为兴奋地握手问候,说了彼此身体情况,他让我谈谈在美国的所见所闻。我没有多讲,除了晚辈的工作学习生活,主要说了一段在华盛顿参加奥巴马就职典礼的活动情况,然后送给他两本近几年我出版的书,最后拿出那本《江山儒商王寿昌》,转入这次来访的任务,恳求他的墨宝,为我家乡名胜之地江郎山增光添彩。

  我鼓足勇气向邵华泽同志提出讨要墨宝的要求,他没有马上直接回答。他接过《江山儒商王寿昌》一书,先看封面,再看目录,然后看完我写的题为《他还活着》的序言。10多分钟后,他才缓缓地说:“这本书你给过我,有印象。”然后又让我从书中找出《游江郎山记》一诗,我立即从书中翻出,并掏出我事先准备好的抄成大字的诗篇递给他看。他看完后,才露出笑容,说:“多年不见面,一来就给我派任务。我不写吧,你完不成任务对家乡人不好交代。要写吧,这首诗太长,100多字,我给包括泰山在内的若干名山大川写过字,写的都是大字,至多几十个字,那还是好些年前的事。100多字,非得写小楷不可,这 584 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吗?”我立即接过话头说:“我想来想去,只有登门求您赐墨最合适。第一,我同您熟,你会帮这个大忙的。第二,你在全国有名望,在江山也差不多人人皆知。你不但应我之求写了江山外国语学校校牌,而且在我的母校江山中学校史馆里,陈列着你写的‘春华秋实’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与当年我求到的赵朴初先生写的‘浙江省江山中学’校牌原件相映成辉,是校史馆的镇馆之作。特别是您写的‘千年古道,锦绣江山’八个大字,在江山城里须江边上的最佳地点,刻在大型浮雕‘仙霞古道’牵头首部,十分夺目,江山人几乎无人不晓!您这次再写王寿昌《游江郎山记》,在江郎山景区立碑,岂不是更加锦上添花了吗?”我这一席话,说得邵华泽同志又苦笑又摇头,但答应了我的恳求。但他提出:“第一,我先试写。第二,你我是朋友,私人关系,而江郎山是名胜之地,你不是说此举是中共江山市委宣传部批准同意的吗?让他们补个文件发过来,这是必要的手续。第三,不必惊动政府,请你在江山的亲友拍一套我在江山已展示于众的我的字照片,先寄你处转给我存念。”我立即答复:“一定办到!”至此,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584

  真所谓好事多磨,来之不易!我在家静等两周左右,邵老的王秘书先发微信,后来电话,说那首诗太长,100多字,写了一半,就出错字。首长说,他老了,你认识人多,先请別人试一试,他就免写了。我一听愣了,忙对王秘书说,我可以试一试,但切望邵老不要把门关上。王秘书回答:“我可以报告,但首长写不写我作不了主,我看首长同你说得来,以后有困难只能你同首长当面说,对不起。”我放下电话,考虑了半天,得另外试一试,立即给一位高层领导的秘书打电话,把事情简述一遍,他即答应写封信去,他负责呈报首长。为什么这么顺利?也因为这位首长自己是文化人,担任过中央文化广电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后升任副国级领导。我以书本而结识,他也看得起我,曾为我2013年出版的一本书因我请求而作序。有了这类交往,讨几个字一般问题不大。又两周后,秘书给我回话,首长说这类事过去不成问题,2000字的序都给你写了,不比书写一首诗费时费力多去了。但现在中央有规定,副国级的领导人为别人写字作序,必须给中央有关部门写报告,经审批同意后才行。因此首长说,对不住,这次的事,办不了啦!我一听,说了声谢谢,就一屁 2bb1 坐在沙发上,脑子发闷。但我仍不改变原来的主意,光字好而名望不高,要在全国名胜之地立碑,从长远看更不可取。可是找谁合适呢?这上边的规定就把名望高和影响力大的人减去不少,看来只有找书法家兼大作家、大艺术家乃至大科学家了。我正冥思苦想着,从江山寄来的邵华泽墨迹彩照一套到了。我打开一看,特别是须江边上石雕仙霞古道前边的邵华泽题写的“千年古道,锦绣江山”八个大字那张,从不同角度拍摄,有山有水有桥有别墅群,非常大气和精致。这为我再次登门拜访邵老提供了机会。但我仍没有决心再次向邵老张口,平时不多说话的老伴对我说:“邵老职务高,名望大,但平易近人,对你够不错的了。你就借送照片,去他家,实事求是地对他说,再求他一次,没准儿就成了呢。”我接受了老伴的意见。

  再次登门拜访,邵老热情依旧。首先一张张看江山寄来的邵老墨迹彩照。作为老摄影家,他马上注意到那几张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仙霞古道浮雕的照片,他指着“千年古道,锦绣江山”那八个字问我:“这八个字也是通过你向我要的吗?”我答:“不是。肯定通过别的江山人向您要的。这八个字刚劲有力,路过须江边的人都是先看到您的字,再看大片仙霞古道浮雕,伸出大拇指点赞!”他露出会心的微笑,对我说:“我喜欢写大点的字。你要我写的100多字的《游江郎山记》,可把我难住了。”他话音一落,便注意到我的情绪,问我:“你试过找别的人写了吗?”我一五一十实话实说,讲了找人的过程,最后说:“找字写得好的人不难,找字写得好又要名望大的人难!”我们相对沉默了一会。我鼓了鼓勇气,说:“除了找您,我找不到能同您相比的人,我只有回绝我的家乡对我的委托了。因此我想了又想,还是希望您老再试一次,帮个大忙。不仅是我,我的江山乡亲们也会感谢您的!”他点点头,同意再试一次。3天后秘书告诉我,这次成功了!我急忙赶去,这是第三次登门拜访,同邵老紧紧握手,举着写成的王寿昌诗《游江郎山记》合影留念。2019年12月,经过选址、设计、施工,诗碑建立在江郎山江郎书院一侧的草坪上。我们一行人在诗碑完工时登山拍照留念,也送给了邵老一套。对于我这样的八十有四的高龄老人,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为我亲爱的家乡效力了。

  2020年7月6日写于北京文溪斋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传媒集团”均系江山传媒集团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传媒集团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伍江涛 」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再加一度」
影像江山
「精彩上传更多..」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 
0